那个叫爱情的 爱情

趁记忆还清晰 尽情流泪吧


真的好久没有这样彻夜未眠回忆过什么
忽然想起来 才知道 记得的还是美好
3年前,3年后。
我该怎么 回忆 

青春是场大雨吗
我亦被站在大雨里的自己感动过 
曾经最怕的就是不曾嫁给我爱的人
如今 说的最多的是 无论谁最后陪他 于他于我来说 都只有这样一个我
任何人 都不曾会有我走过的痕迹

青春里不怕天 不怕地的爱情最美好吧
曾经不怕黑 不怕一个人 坐着火车 一个人住一晚 
只为了能见到他8个小时  480分钟 28800秒
然后一个人坐火车赶回学校 深夜到站

那时候 他看不见外面的世界
累了 倦了 笑了 
第一个想到的人都是我
每天里 也许最开心的时候就该是把电话打给我的时候
那时候 我是他的世界吧 全世界
而于我来说 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给他写信寄给他
这是我做过最快乐也最蠢的事情
当然 信的内容 我全然不记得 因为信不曾留在我手中

那时候的爱情 被束缚着 被牵绊着
不能陪伴 不能搀扶 
却是最纯粹的 感情
没有伤害 没有背叛 

那时候的爱情 都是傻傻的
最喜欢他淡淡的洗发露散发的味道
就会偷偷把自己洗发露也换成一个牌子
每次洗完澡 都感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他的味道 熟悉 美好 

那时候的爱情 都是痴痴的
最喜欢抱他久那么一点
总觉得抱他久一点后 他的味道就会留在我这里久一点
想他的时候 就能拽着自己的衣服 闻一闻好啦

那时候的爱情 都是蠢蠢的
最喜欢拉着他照犯二的自拍照
他气我的时候 就翻出来看看 看看在一起那些快乐的笑容
然后气消了 就会偷偷的亲自己的手机屏幕一下

那时候的爱情 都是呆呆的
最喜欢走到哪里都拉着他的手
然后摇着他的手 傻傻的笑着说
我好想他
即使他就在我面前
做过最傻的事情也许就是
他在我面前 我不停的告诉他 我好想他

都说 失而复得的感情 最值得珍惜
所以 我用心 用情 用全部珍惜过
后来 我觉得 用心珍惜过的 失而复得 得而又失 最疼

朋友曾问我 后悔这样爱过他嘛
我摇摇头 
我说
都说 七年 我们会变成另一个人 所有的细胞都会换成新的 
所以 七年 无论当时多难忘 都会忘了
他只不过新陈代谢好吧 不用 七年
三年 就消除了 一开始对我的爱

而我呢 不过新陈代谢慢吧 
没有爱他到七年 我怎么敢说
我全身细胞变的时候 我还爱他
或许 如果他慢点的话
七年的时候 不爱的那个人是我呢
我不敢说

真的用力爱过 疼痛的时候也才这般全力以赴吧
可是疼过后又剩什么呢
碎了一地的回忆嘛
不是 是如彩虹般的美好 看得见 抓不着的美好

我该怎么说出口
怎么说 时至你离开那日 
多年我爱你如初 不曾退减过
亦是 疯狂 贪恋 迷恋 依赖 和 希望

我曾常想 
未来 我再也不会爱一个人像这样
3年爱恋如初 热情不减
3年我好像把一辈子的爱都用光了 
3年我用光了我这一辈子的恋爱时光
可是 我转念一想
一辈子 那么久 足够容纳那么多个3年
即便热情不减能怎样 即便爱恋如初又怎样
3年对于一辈子来讲 到底还是那样单薄的 不堪一击的

我曾想
倘若很久很久的未来
他曾回忆起 年少轻狂里
那些无人打扰 纯粹的爱情时
会不会偶尔热泪盈眶
曾如我开始那般

字打到这的时候
我早已热泪盈眶 模糊了字幕
心里却想着 哭吧 快点哭吧
如今能证明这些真实存在过的东西 也只有
泪水

曾经 我哭泣 我流泪 我满含泪水
是因为 我们最终分散 我疼痛
如今 我流泪 我哭泣 我热泪盈眶
是因为 我被曾经那个站在大雨里执着爱着的自己 打动 我感动 

我被记忆里那个站在冰冷的雨水里的自己 深深触动着
我被青春里那个为爱痴 为爱狂的自己
深深打动着
我流泪 

在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里
谁能保全自己 一成不变呢
环境造就人 不是嘛
在这个不太安稳的环境里 
在这个动荡的社会里
不该说他被同化了
也许算在这种环境里 造就了这样的他
也许 这算长大了
可是 我还没有

算了 就要我在这场大雨里 继续淋着雨吧
下吧 下吧 尽情的下吧 我要长大
就这样 下吧 下吧 下吧
我想要 开花






喜儿•卖梦者



评论(1)
热度(1)